Menu
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废品行业服务最早,回收技术最专业的废品回收公司。公司设立在辽宁沈阳地区,从事20多年回收行业,值得信赖!

当前位置主页 > 制服 >

大邦小民丨穿上校服这个协管真当本身是个官了

日期:2019-11-23 16:59 来源: 制服

  派遣到我们中队来的这些协管,年龄差距比较大,有60多岁已经退休、又重出江湖的老哥哥,也有刚满18岁、什么也不懂的小娃娃。年纪大的又油又滑,在日常工作中得过且过,表现一般,很容易因工作态度问题被辞退;年轻的,虽然大多数都能听从指挥,敢干敢冲,但每月1500元的工资,根本不够他们日常消费,基本干一段时间就因为工资低辞职不干了。所以这几年,中队里协管的流动性很大,基本隔一段时间就要换一大批人。

  我解释道:“你们刚来,还没有做好制服,先暂时跟着中队跟车巡逻,主要是整治市容市貌,比如管理店外经营、流动摊点等行为,熟悉咱们的管辖范围。等制服做好了,你们就在外定岗,就是给你们分一个路段,你们全天在那里管理。至于工作时间,平时没事的时候按正常点上下班,要是碰上大检查、大执法,那时间就说不准了,凌晨三四点上班,晚上十一二点下班也是有的。还有,我们单位不比其它区直部门,基层执法中队一周也就休一天,而且是轮休。”

  只一天,张海就和队里的正式队员们混熟了,端茶倒水找话聊,很快他就知道了“跟车结束后,队长想留一个素质好的协管长期跟车”的消息。

  跟车可比在外面定岗风吹日晒要强的多。自那后,张海表现得异常积极,早上7点半就赶到中队,先给队长、副队长的办公室打扫卫生,然后提热水,给队员泡好茶,不仅如此,日常在队里一有空就收拾这、收拾那。很快,张海就博得了大家的好感,当时我曾认定他肯定能留下跟车,没想到最后结果却跟我判断的相反——究其原因,竟然是他“过于积极”。

  我们中队辖区里的“烧烤一条街”,街上的店大多是本地地头蛇和外来的少数民族开的,是队里的钉子“难点”——“难劝阻、难服务、难管理”,店主们对城管的管理经常是不服从、不配合,已经熬走了好几个协管。协管定点时,队里一般都会先安排一名正式队员带着协管挨个店铺走一遭,一是让协管知道自己的管辖范围,防止出现管理死角,二是让协管和店铺老板们认识一下,方便以后工作。张海是由我带着走完“烧烤一条街”的。考虑到这边管理难度大,因此针对几个难点店铺,我都重点和老板们聊了聊。

  那之后,老板们就不怎么搭理张海了,张海去管理,他们也不听,一身力气像是打在棉花上,即便联系队里过来管理,但也是中队前脚刚整顿完,老板们后脚就冲着张海骂,一切又回到原样。

  终于在一天下午,积累已久的矛盾爆发了。几个小混混在烧烤店撸串喝酒时,受到店老板挑唆,逮住正在不远处晒太阳的张海,呼哧呼哧地把他一顿好揍。听到消息,我赶忙带车过去,到现场时,张海正坐在地上捂着流血的头一声不吭,那几个小混混还在店里吃烧烤,时不时望向我们这边,骂上几句脏话。

  我把张海扶起来:“没事吧?先去医院。”张海摇摇晃晃地上了车。送走张海,我打了110,并向赶来的民警说明了事情经过,民警把那几个小混混带走了。

  小县城里难得有个热闹的活动,参加的人很多,有扮玩的队伍,也有流动卖东西的,虽然区里提前作了周全的安排、出动了很多执法部门维持秩序,但还是有一点混乱。

  人越来越多,越来越挤,执勤的文化、旅游、公安还有城管等几个部门都发现出了问题,很是纳闷——昨天组织协调会上都安排好了,扮玩路线和人流疏导路线也都设置了呀,这帮人怎么还瞎挤在一起?纳闷归纳闷,鉴于这种情况极易发生踩踏事件,各大局负责人在接到反馈后都第一时间赶到现场,然后,都一眼就瞅到了正彪呼呼瞎指挥的张海。

  张海死不松手,女店主也越夺越急,直接伸手“啪”地一声扇了张海一耳光。张海也急了,正要还手,我见势态不好赶忙跑了过去,把他拽到一旁,并招呼其他协管把张海拉走。

  自己的队员被打,我当时非常气愤,强忍着火,双手紧攥女店主的手腕,大声质问她:“你为什么打人?”可女店主嘴里依旧骂骂咧咧个不停。临走时,我留下了一句“想要牌子来城管局处理”,就气冲冲地和其他人赶去下一个清理点。

  巡到“烧烤一条街”,我专门找到他,打趣道:“张哥,听说找对象啦,怎么样?漂不漂亮?有时间约出来给兄弟们看看?”张海听了嘿嘿地笑:“老弟,刚谈上,我挺相中的。正好手机有相片,给你瞅瞅。”说着把手机摸出来打开相册。

  刚开始,两人接触得还算顺利,张海只向人家说自己在城管局工作,并没说自己只是协管,加上张海模样憨厚,多少也给他在女方前加了分,两人尝试着交往起来。

  只是交往就免不了要出来吃饭逛街。女方家境富裕,平时生活质量很高,仅靠张海每月1500块的工资,根本支撑不起两人的消费。于是张海开源节流,与女方出门时是能省则省,没多久,女方就发现了这一情况,觉得张海小里小气。

  会后,我在楼梯口碰到以前的队长,非要拉我到他办公室坐坐,我也顺便问了下张海的事。队长说,早前,区里有家地产商,为了搞活楼盘,请文化公司搞了一次歌唱比赛,奖金丰厚。张海就去报了名——说起张海唱歌这事,之前我们局工会搞过一次茶话会,张海当场找队长表态,“队长,我报名,我受过国家级歌唱家的指导,也经常参加一些比赛,获得过很多奖。这次茶话会,一定拿个奖回来。”可事实上却是,那次表演并无出彩的地方,奖也自然没有拿到。

  投稿给“大国小民”栏目,可致信:稿件一经刊用,将根据文章质量,提供千字500元-1000元的稿酬。

  其它合作、建议、故事线索,欢迎于微信后台(或邮件)联系我们。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、事件经过、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)的真实性,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。

制服

上一篇:

下一篇: